第1章醒来

作者:寒羽涵|2016-07-02 22:16:24更新|2122字

    “碧水遥遥,红颜媚无骨,花烂漫,君何日归,恨离别,恨相思,盼君归…….”

    一片碧绿的江水之上,正飘着一叶竹舟。舟上,一位少女此刻正昏迷。她的面容清灵,不染脂粉,给人一种清丽脱俗之感。一身清蓝色长裙,宛若九天之上的仙女。

    过了好久,她缓缓睁开清澈的眸子,入眼的是碧蓝如洗的天空,悠悠飘过的白云。她动了动身子,浑身都泛着疼。

    这是哪?她心生疑惑。她努力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惊讶的发现自己此刻正坐在一叶扁舟上,此刻还正漂在湖面上。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在这里?她是谁?

    她努力站了起来,当务之急是如何逃离这个地方。她伸手想扯掉竹子上的一根竹竿,然后撑着船,上了岸。

    这是一片竹林,她兜兜转转几个回合,都回到了原地。怎么回事?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谁能给她一个完美的解释?到底要怎么办才能走出这里。

    天色渐暗,她已累的浑身无力。她安安静静的靠着几根竹子坐了下来。脑海中却突然出现几个字:紫云,公主,烟儿。

    她面色一顿,接着头部传来一阵铺天盖地的疼痛之感。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她抱着头部,一副痛苦的模样。

    接着,她便听见一阵笛声。笛声清润流淌,渐渐地疼痛之感消失,她的头脑渐渐恢复清明。

    她站了起来,顺着笛声寻去。月光幽幽,竹林里只听得风声,脚步声,蝉鸣声,和悠扬的笛声。

    她隐隐约约看见前面站着一位白衣男子,她加快了步伐,可是当她走近时,白衣男子忽然消失了。

    她转身看了看四周,不出所料,这是一座村庄。

    循着微弱的光,她到了一户人家。

    “扣扣。”她走上前敲了门。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

    “老人家,我可以到这里借宿一晚上吗?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这么晚了,我也不敢在外面待着。”她笑着说着,面上还有几分尴尬。

    老人家认真打量她一下然后连忙笑着说道:“好好,姑娘你快进来。”

    她立刻走了进去,这里的夜格外的冷。

    “儿子,家里来客人了,你快出来。”老太太笑着说道。

    “姑娘您别见怪,我们这乡下人,家里穷,所以居住的地方差,希望你不要嫌弃,看您这身穿着,都是丝绸锦缎,估计是哪家大户小姐吧?”老太太收拾了一个地方,让她坐下。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我醒来就躺在了湖面上。”她歉意的笑笑。

    “哦,那姑娘你叫什么?”老太太和蔼的问着。

    她想了一下,脑子里就蹦出两个字:烟儿。

    “你叫我烟儿吧。”她笑着说道。

    “恩,烟儿,好名字,一听就是有钱人家大小姐的闺名。”老人继续笑着说道。

    接着,他的儿子就从里间里走了出来。男子一身雪白长衫,布料不算很好,但是他清俊雅致的面孔,让他整个人身上带着一种清贵的气质。

    “轩儿,快过来,姑娘这是我儿子,叫墨轩。”

    “墨轩。”她念了一遍,然后对他轻轻笑了笑。名字很好听,很儒雅。

    他同样回给她一个笑容,轻轻浅浅的,没什么感情。

    后来烟儿从他们口中知道,这个地方,叫做五菱镇,这里的人世代以种灵药为生。这个世界被称为灵都。白天,温度很正常舒适,但是夜晚,灵怪们都会出来作怪。所以夜晚温度会骤降。

    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烟儿打算离开,不明不白的住在别人家里,终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住在这里的几天,她的记忆稍稍恢复了一些。

    隐隐约约她知道自己是相府大小姐,为什么会沦落至此,她也也明白的七七八八。被姨娘姐妹们害死,不过后来为什么会在那叶竹舟上,她也不太清楚。她的本名叫上官涵烟,是上官丞相的女儿。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她的目标是回家,整顿家风。

    她前世可是嚣张跋扈的千金小姐,居然有人敢跟她玩阴的,不玩死你才怪。

    “大娘,我明天打算回家,我记起来了我家在哪了。”上官涵烟笑着说道。

    “你记起来了,哎呦,那真是太好了,这么久不回家,爹娘肯定是要担心的。”

    “是啊,所以我打算回去,这镯子我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您就留着卖点钱,补贴家用。”上官涵烟笑着说道。

    “那可不行,这镯子一看就很金贵,我一个农妇要这些没有用的。”老人连忙拒绝。

    “怎么会没用,您留着,就当是报答您的收留之恩。”上官涵烟是那种有恩必报之人,她知道可能后来再遇到他们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此刻能报的恩情自然还是要报的。

    “您要是再拒绝,我会良心不安的。”上官涵烟解释着。

    最后老太太还是收下了。

    晚上,上官涵烟站在庭院中,看着月亮。屋顶上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笛音。

    上官涵烟偏头看去,是墨轩。清寒的月光流淌过他修长的手指,他的手中握着一把上好的玉笛。他的眸色宛若一汪澄澈透明的湖水,干净中给人一种平和之感。

    她看着一身白色长袍的他,清雅矜贵。笛声婉转中带着一丝哀伤。

    一曲笛音过罢,她忍不住拍起手来。

    “墨公子笛子吹得不错,而且你这把玉笛貌似价格不菲。”上官涵烟笑着说道,语气中带着一抹赞赏。

    “这笛子是家父给我的,曾经我也是高门子弟,只是后来家道中落,一家人沦落至此,爹爹叫我吹笛,吹箫,吟诗作幅,只是后来,他去世了。”他的目光中带着一抹婉伤。

    上官涵烟沉默了。听了别人的故事她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她自己也活得不怎样。娘亲早早就去世了,爹爹后来只知花天酒地,姨娘娶了一大堆,兄弟姐妹也生了一大堆。她在侯门之中难免要受委屈。

    不过她从小就古灵精怪,很多事情都能做的很好。对于别人的欺负,她向来是,你赠我一尺,我还你一丈。

    笑话,堂堂侯门嫡女,再弱也不可能任人欺负。

    她要的,是站在他人站不到的位置,看他人看不到的风景。

    害她的人她绝对不会放过,帮她的人她一定会报恩。

    新人新文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