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燃烧死亡的烈焰 第五章:与带着火焰的女孩一起坠入地狱

作者:reteforsaken|2019-02-09 17:37:01更新|4110字

    虽然眼前的情况已经危险到不能再危险了,但我还是眨了眨眼睛,以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因为,就在刚才,有一个人,从城墙上跳下来了。

    在这个所有人都恨不得躲进城的时候,这个人反其道而行之,跳了出来。

    那是一个扎着白色双马尾的少女,身高比我略矮一些。

    黑色的风衣衣摆正因为她的降落而朔朔摆动,艳红色的蕾丝连衣裙似火骄阳,精致如人偶的面庞带着照耀一切的坚毅,在这片降临的黑夜中绽放出最美丽动人的色彩。

    眼前这不可思议而又动人心弦的一幕让我差点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而我的被动技能“战斗感知”则告诉了另一件同样让人惊讶的事。

    她头上红色的HP槽,几乎没有任何的减少。

    这个游戏是有坠落伤害的,并且坠落伤害是由挑落高度和自身能力技能综合计算的。

    从城墙这个高度跳下来,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都会被摔个半残。

    但是她就这样安然无恙地着地了,我甚至没有看见她使用可以防止跌落伤害的道具。

    是持有什么稀有的被动技能么?

    像是一片羽毛,却又带着万钧之势降临。

    不过,感觉自己也没有什么时间去关心她为什么会跳下来了。

    因为,眼前的怪物,可不会等我们啊!

    “吼——————————”

    那是怪物抬起头所发出的动地震天的咆哮声,是对我们的蔑视,也是整场战斗开始的信号。

    不,这不是战斗。

    而是我们搏命的厮杀!

    多亏了我的被动技能——咆哮无效化,这一次的咆哮依旧没有对我造成任何伤害。

    并且,由于另一个被动技能——二次战术, 怪物的咆哮所再次造成的“移动迟缓”和“防御力下降”这两个Debuff的持续时间会大幅度降低。

    只不过,我不远处那个少女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看她的模样和我一样是一身轻甲,但是她显然没有和我持有同样的被动技能,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她的HP因为咆哮而减少了!

    “只能干了么……”

    我咬了咬牙,握住了手里灰白色的长剑,压低了身姿。

    面对眼前如小山一般缠绕着黑色雾气的巨物,我本该流汗,本该恐惧。

    但是,内心之中,依旧有一丝庆幸。

    这个游戏害死了许多人,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游戏。

    让我在面对这种超越常理的事情的时候,不至于因恐惧而发抖!

    冲!

    我直接发动了技能——重弧突击,对于敏捷偏低的我来说,这是我为数不多能够靠近怪物的突进技能。

    面对“夜”所产生的不可战胜的怪物,我本该哭泣,本该逃避。

    但泪早已干涸,身后已无退路。

    那么,我就必须帮那位少女争取时间!

    怪物巨大的身姿随着我的靠近而在视野里不断放大。

    曾经多少人想要靠近它,终无一而返。

    它们的强大与傲慢,粉碎的不仅仅是玩家的生命。

    还有玩家的希望。

    “别小看人类啊,让你看看一个只是为了看风景的人的力量!”

    哐!

    我的突击击中了它的腿,长久积累的经验告诉我这种反馈音代表着攻击有效,但是对方的防御很高。

    想想也是啊。

    只不过,我的攻击很明显地吸引了对方的仇恨,怪物直接抬起左臂那巨大的爪子,向着我挥了下来!

    我调整姿势,用尽全力向着一旁翻滚而去,“翻滚”这个技能虽然看起来并不帅,但是可以说是这个游戏里没有哪个玩家不掌握的技能了。

    因为入手难度低,且可以确实有效地躲避敌人的攻击和拉开距离。

    确信自己躲开了攻击,我及时调整姿势起身。

    刚抬头,就看见怪物右臂巨大的锤子泰山压顶般地砸了下来!

    这一次,我踏出滑步向着一旁躲去。

    滑步是翻滚的上位技能,虽然技能CD时间更长,但是闪避速度和调整姿态的速度都更快!

    虽然说是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那让地面都震动的一击,但是经验还是让我抬起了手里的长剑在滑步的同时做出了武器防御的姿势。

    事实证明这个动作并不多余。

    因为玩家的锤系技能都会伴随着范围攻击或是冲击波,我可不相信这个怪物没有!

    “轰!”

    大地在震颤,土石在崩裂。

    如果不是有被动技能“姿态稳定”,恐怕光是这一锤的冲击就能让我陷入“倒地”这个异常状态。

    对于眼前的这个怪物,“倒地”恐怕等于“死”。

    我的HP减少了一成,或者说,尽管我是轻甲,光是已经被防御住的冲击就能让我减少一成的HP。

    这就是“夜”的怪物么。

    正当我调整姿态这样想的时候,我看见了——

    撕碎夜空的火光。

    那是数十把剑,数十把剑形态的火焰,全数命中了怪物的脑袋,而每一把剑,都引起了剧烈的爆炸。

    那是反击的礼炮,是划过天际的流星,是点燃内心希望的火焰。

    原来这些怪物的HP,还是会减少的嘛。

    虽然只减少了一点,但是看见这一幕,内心不由得这样想。

    在爆炸的火光中,我也瞥见了那个少女的影子。

    她右手里的武器,是一把如玻璃水晶般璀璨耀眼的白伞。

    我不知道那伞是剑的分支还是杖的分支,或许这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的右手手心里,正漂浮着幽幽跃动的火焰。

    魔能系?

    除了这个答案我已经想不到其他的理由了。

    但是如果是魔能系……她为什么不和怪物拉开距离?

    反而,向着怪物猛冲而去!

    怪物的仇恨顺便被她拉走,我看见少女那小小的身姿敏捷地躲开了怪物左臂的攻击,然后——

    猛地一跃,直接跳上了怪物巨大的胳膊。

    虽然这是生死攸关的战斗,但是我还是看呆了。

    因为这从未见过的战法。

    因为那随风飘逸的裙摆。

    因为少女的美丽与勇气。

    少女顺着怪物的胳膊,以灵活的动作直接跑了上去,最后猛地一蹦,跳到了怪物那还在冒烟的脑袋前,抬起了左手——

    刹那间,比怪物的脑袋还要巨大的火球在她的左手显现。

    轰隆!

    少女直接用巨大的火球砸在了怪物的脑袋上,这一瞬间就算是怪物的脑袋也被点燃了。

    我甚至在怪物的HP槽旁边看见了“燃烧”这个会持续消减HP和防御力的Debuff。

    只不过,即便是这样,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因为虽然不知道这个怪物还持有什么其他的技能,但是从现状来看——

    “吼————————————”

    熊熊燃烧的火焰中炸开了让树与叶都为之翻腾的咆哮。

    咆哮类的技能,离使用者越近的话,咆哮的效果就会越强!

    我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了怪物的脚边,然后伸出双臂——

    接住了从怪物的脑袋旁被咆哮震下来的少女。

    虽然这只是一个游戏,但是少女躯体柔软的触感还是从我的胳膊传到了我全身。

    尽管我很少与别人有肢体上的接触,但是我确信同为女性,我自己在游戏里的身体绝对没有这么小巧柔软。

    庆幸自己的力量足够大以至于少女对于我而言很轻的同时,我绕开了怪物猛烈的跺脚追击,从怪物的脚下窜到了另一边。

    “你还打算抱多久?”银铃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略微转头就对上了一张赌气似的俏脸。

    血红色的眸子让她略带稚嫩的脸庞看上去有那么一丝成熟,但是她的表情却像是个孩子一般。

    “抱歉。”

    我急忙把她放下来,然后接到了一个组队申请。

    申请者名为“爱丽丝”,在这种情况下我毫不怀疑这就是这位少女的游戏昵称。

    “你是傻子么?”爱丽丝抖了抖右手的伞,左手掏出了一罐能够缓慢恢复HP的药剂喝了下去,“把人打进城门自己被关在外面?”

    “毕竟我也进不去了……”我一边同意申请,一边架起手里的长剑对准转身面对着我们的怪物。

    其实我很想回一句“你明明是安全的还跳下来,不也是傻子么”,但一想爱丽丝很明显是来帮忙的,加上我总觉得她的实际年龄应该比我更小,所以我也只是回以一个苦笑。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久违地没有和其他玩家说话了,现在感觉夜空之下,怪物那黑窟窿似的凶恶双眼,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或许这都算不上帮忙而是送死,但是啊。

    人类,不就是从不会放弃希望的生物么。

    我们都从开局时那样的地狱活下来了。

    我瞥了一眼自己红色的HP槽旁边,那里还有一个金色的槽,一根已经填充了百分之四十的槽。

    这个槽,会因为我的攻击和受击而积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哪些技能派生出的技能。

    现在的境况,不会比地狱更糟了。

    “你去拉仇恨。”

    “明白。”

    简短的对话,好似我们已经配合了很久。

    既然有人愿意陪着一起下地狱,那么与其坐以待毙。

    不如,撕碎地狱。

    我挥动长剑,再次用“重弧突击”扑向了怪物。

    “暴怒之炎”我听见了身后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我的剑上燃起了一层明亮的火焰,而系统也提示我获得了新的Buff——暴怒之炎。

    攻击力上升,暴击伤害上升,每次攻击概率对敌人附加“燃烧”效果,若攻击已经被附加“燃烧”效果的敌人,则会触发爆炸造成额外伤害。

    看着这个Buff,我总觉得,这孩子恐怕也是个等级不亚于我的玩家。

    怪物巨大的爪子再一次挥下,带着十足的劲风。

    你在愤怒么?

    我在心底质问。

    愤怒于我们的反抗?

    虽然肯定得不到回答。

    是啊,我们是该反抗了!

    这一次,我只做出了尽可能闪掉怪物大部分伤害的规避动作,同时举起武器防御再进一步分担伤害。

    这样会受伤,我知道。

    但是只有这样——

    我的HP减少了,但同时金色的槽也上涨了。

    ——才能反击啊!

    我在闪开怪物的攻击后,直接挥剑砍在了怪物的胳膊上!

    那是从我的手里拉出的火红色剑光,在怪物的手上引起了剧烈的爆炸。

    还不仅仅是这样。

    “怒焰之鞭。”

    爱丽丝的声音宛若摇响风铃,却不怒而威。

    那是从另一个角度斩来的火光。

    爱丽丝挥动左手,十来米长的火光呼啸着砸在了怪物的身上,发出一连串的爆响。

    那与其说是鞭,不如说是剑,虽然我对这个游戏的技能命名没什么意见。

    我一边用武器防御加闪避躲开怪物像是被激怒后狂暴的乱打,一边喝下一瓶同样能缓慢恢复HP的药水。

    虽然怪物的HP消减的幅度很少,但是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么我们——

    或许,我就不该动这个念头。

    我本来以为怪物巨大的身体只是高血高攻高防,本身会很笨重。

    结果,它突然做出了我意想不到的动作。

    它跳了起来。

    那是一个拉开距离的后跳。

    这种怪物,我本来以为它只会前进的。

    然而现在它轻轻一跃,直接拉开了近百米的距离。

    它落地时掀起的冲击和震动,就算是在我这边也能感受到。

    不妙。

    我的脑袋里响起了足以让全身都战栗的警钟。

    之前怪物产生的压迫感在这一瞬间又回来了,甚至更加强烈!

    “快躲!”

    其实不用我提醒,爱丽丝也能看出来。

    怪物同时抬起了左臂和右臂,随后,爪与锤同时砸向了地面。

    那是肉眼可见的巨大冲击波,如海啸般带着排山的气势扑向了我们。

    冲击所到之处,地面尽数碎裂,大大小小的石块都被这股力量掀到了半空中。

    我不确定这个防御姿势究竟有没有用,但我还是挡在了爱丽丝的身前。

    我有被动技能“姿态稳定”,但是她多半没有,并且,我不觉得她的HP和防御力会比我高。

    这股冲击波宛如狂风,被撕裂的地面遮天蔽日。

    我用尽全力才保证自己和爱丽丝没有被吹飞,但是在队伍界面上,我和爱丽丝的HP都减少了至少三成。

    然而令人绝望的是。

    震动并没有结束。

    因为怪物从地面上,刨起了一块和他的身躯一样巨大的石头——

    “小——”

    警告根本来不及喊出口。

    那块石头带着呼啸,带着遮蔽夜空的气势,猛地淹没了我们。

【a99】 消费了 100 妖气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