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燃烧死亡的烈焰 序章:遥记那一天的噩梦

作者:reteforsaken|2016-05-10 15:59:08更新|2425字

    撕碎了。

    眼前是被缠绕着黑色雾气的巨大的爪子切碎的,身着重甲的战士的身影。

    没有血液,只有散发着耀眼光辉的数据流从被撕开的身体里流出。

    这异常的光景在这里,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这里不是现实。

    却比现实更加现实。

    身体被拦腰撕碎,这样的“特效”只会在一种条件下触发。

    HP归零。

    我几乎是绝望地看着眼前这个仅有 一面之缘的战士的身体分暴力为两半,然后化为蝴蝶般晶莹的数据流粒子飘散,最终消失在仅剩一丝划破山峰的夕阳之中。

    原本的,这应该是只存在于画家的画笔之下,最为美丽的画卷,本应该挂在装潢精美的艺术长廊上,供人欣赏。

    但是现在,却在那只缠绕着黑雾的巨大爪子的着墨下,成为了一幅宣告死亡的画卷。

    向着我们这些,在“夜”来临之际还敢停留在城镇安全区外围的玩家,宣告着:

    你们都得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这样的尖叫,将几乎是愣在原地的我从那个充满了冲击性的画面中拉了回来。

    因为恐惧而忘记了动作的身体比起大脑更快地做出了反应。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我用上全身的力量喊出了这句话,然后拔腿向已经近在眼前的城门冲去。

    其实没有必要。

    哪怕其他人都被眼前的恐惧支配而无法动弹,最该跑的人也该是我。

    因为除去刚才被撕碎的那个重甲战士,就只有我离因“夜”的到来而即将关闭的城门最近。

    不过好在因为我的提醒,为数不多的玩家都像是发疯似地向着已经开始下降的巨大城门跑去。

    只要被挡在城外。

    必死无疑。

    我不是以速度见长的角色,但是那些因为恐惧而连为自己附加短时间内提升敏捷的魔能都忘记的主修魔能系统的人,速度也快不到哪里去。

    “——————————————————!”

    咆哮。

    没有声音的咆哮。

    要说我为什么知道的话。

    因为视野里,左上角空荡荡的怒气槽,和我专有的特殊槽下方,专门用于显示我的状态的位置,多出了闪烁着警告光芒的debuff。

    “移动迟缓”和“防御力下降”。

    前一个debuff对于速度不快的我而言还真是要命的debuff。

    从周围的人一边逃跑一边露出的惊恐表情来看,他们也一样。

    而我的眼里,他们头顶飘荡的红色HP槽的百分比值明显下降了一点,也是受到了这个咆哮的影响。

    我的HP槽没有变化,只不过是因为我的技能“咆哮无效化”起了作用。

    在通常状态下,抵消掉咆哮类技能所带来的一切伤害。

    但是对于现在的情况而言,抵消掉的这一部分伤害根本无关紧要。

    通过大地的震颤,可以感觉到身后的那个东西的靠近。

    就差一点了!

    城门近在眼前,带动着城门下降的,飞速搅动的金属链条与机械装置摩擦的刺耳声音也清晰可闻。

    但是,因为那个咆哮所带来的减速debuff,我们慢了。

    仿佛被拉长的时间里,我确认了现在的情况。

    身后是那个可以轻易要人命的怪物。

    在我前方,除了一个腰间别着一本魔导书的玩家以外,已经其他的人都连滚带爬地冲进了城门。

    我们现在的速度,无法跨过即将完全关闭的城门的这一段距离。

    只会差一点,哪怕还没有赶到,凭借着被困在这个游戏里这么长时间所积累出来的判断与直觉告诉我,我也能够看见到我们会在城门扣死的一瞬间到达城门下的,绝望的未来。

    怪物还不足以追上我们,但我们终将被拒与城门之外,一定会被追上。

    他在我的前方。

    我的头脑里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在这个让人绝望的世界里,不能再出现更多的死者了。

    一想到刚才那个人被切碎的画面,我的内心就涌现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

    都过去这么久了。

    明明比那一天更强了。

    却还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被杀死。

    被这种没有生命的,虚拟出来的东西杀死。

    我一边向着城门奔跑,一边拔出了背后背着的,系统设定需要用双手来使用的长剑。

    屏住在游戏里根本就没有太多必要的呼吸。

    这只是身体的习惯而已。

    就算是虚拟的世界。

    也不能忘记在现实中的感觉。

    一步。

    两步。

    三步。

    我计算着我和前方的那个玩家距离城门的距离,同时警戒着身后的那个怪物是否会使用除了那只爪子以外的攻击方式来打断我的计划。

    一步。

    又一步。

    离城门越来越近了,但是城门已经下降到了和我们的身高差不多的高度了。

    也就是,离绝望越来越近了。

    从地面震颤的频率的判断,怪物并没有突然加快速度,只是保持着匀速向我们靠近。

    是觉得我们已经是囊中之物了吗?不会,那只是虚拟出来的东西而已。

    所以——

    别小看我们啊。

    我用力挥动手里的长剑,同时发动了只要数值合适,双持的锐器都可以习得的技能”半月横斩”。

    除了造成伤害之外,效果还有,根据自身力量值与斩击范围内对象的体型的判定,击退对象。

    所以凭我的力量值,只不过是个穿着轻甲的玩家,根本没有问题!

    随着一声清脆的效果音响起,长剑在前方划出了一道半圆型的弧,将前方的人直接打进了城门。

    下一刻,攻击玩家时会有的提示音掩埋在了”轰隆“的一声巨响之下,终于落地的城门在我的前方扣死了。

    也就是,城镇里的人安全了。

    我不再去看站在栅栏状的城门内侧的那些人的表情。

    因为我的举动而感到惊讶、对着城门外的怪物的恐惧、自己终于获得了安全的庆幸、为了死去的人的悲伤……什么都有。

    但是,对于我而言,这都不重要了。

    我转过身去,看着眼前的怪物。

    需要仰视的巨大的身躯缠绕着黑色的雾气,类似于左臂的位置是巨大的,超越刀锋的爪子,右臂是与粗壮的手臂合为一体的巨大锤子,支撑整个巨大躯体的双腿已经扭曲了,但是毕竟只是个游戏,哪怕身体结构不合理,所以移动也没有问题。

    完全就是黑雾的头部闪耀着诡异的红色光芒,那是不是眼睛也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接下来的战斗。

    战斗?

    我握紧了手里的长剑,盯着眼前的怪物。

    并非狩猎系的我仅能看见那巨大的身躯之上,那红色的HP槽的百分比而已。

    满的。

    没有能恢复HP的魔能系的队友支援。

    不如说根本没有队友支援。

    能战斗么?

    这种团灭了一个又一个队伍,实力远超天明下野外迷宫等副本里BOSS级怪物的,怪物中的怪物。

    ——“夜”的笼罩之下,所有的怪物都是不可战胜的。

    在大胆的玩家一次又一次地组团尝试,结果再也没回来之后,这几乎变成了一条铁则。

    事实上,第一天的悲剧发生之后,“夜”之下的怪物所带来的恐惧,早就埋在了每一个玩家的心理。

    没错,第一天。

    也是这个死亡游戏,《艾尔琪丝忒密尔Online》开始的那一天。

【a99】 消费了 100 妖气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