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燃烧死亡的烈焰 第四章:从那一天起

作者:reteforsaken|2016-05-14 20:43:30更新|3763字

    奔溃。

    我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我现在的状态。

    不,是几乎所有玩家的状态。

    我几乎是半失神地摇晃着远离城门,为了逃避。

    为了逃避那几乎与死亡无异的画卷,为了逃避那双带来死亡的红色双眼。

    满天飞舞的数据粒子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仿佛故事里的小精灵起舞,本来应该让我如痴如醉。

    但是不可能。

    怎么可能继续看下去。

    那都是玩家啊……搞不好、搞不好就那么,就那么……

    我想吐。

    但是没法吐出来。

    不知道是因为这仅仅只是错觉,还是游戏里没有这一项功能。

    这不重要。

    我跌跌撞撞地沿着街道走着,周围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我的耳朵,怒吼,哀嚎,哭泣,什么样的声音都有。

    “快放老子出去啊这破游戏!”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退出了……”

    遍地都是。

    走到哪里都是混乱的场景与濒临崩溃,或者说已经崩溃的玩家。

    但是身体却不争气了。

    因为饿了,因为渴了。

    仔细一想,从早上开始一直到晚上,究竟过去了多少个小时?

    游戏里的时间与现实的时间是同步的吗?

    不知道。

    唯一知道的是已经过去了许多小时,并且自己饿了。

    真是可笑。

    明明是游戏,却会感到饥饿。

    明明是游戏,却会迎来死亡。

    不知不觉,我摇摇晃晃地走进了一间店铺,等注意到时,才发现里面的柜台上放有面包和看起来像水和牛奶的液体,柜台后面站在看着我微笑的店员。

    从那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红衣服配白围裙来看,这就是NPC。

    “请问需要点什么?”

    充满了笑容与活力,完全让人感觉不到其根本没有生命这一本质。

    似乎有甜腻的香味进入了我的鼻腔,我想流口水,结果口水真的流出来了。

    这个可以还原么……

    “有吃的么……”迷迷糊糊说出口才发现自己说了废话。

    “当然有,请问要哪些?”店员只是平淡地问出了问题。

    “面包,还有……水。”

    “面包一个是十个铜币,水一杯是五个铜币。”店员的这句话让我愣住了。

    铜币……铜币……我有这样的东西吗?

    我用意识呼叫出背包,结果里面只有之前发现触碰怪物的“尸体”就能捡到的一些道具。

    全是名为“碎石”和“残叶”的道具,都是以几十为单位的,还有少量“石块”和“药叶”。

    我打败了这么多的怪物么……不……依稀记得并不是每一次怪物都能捡到东西。

    但是没有什么铜币。

    “我……我没有铜币,只有这些东西。”我想让店员看看我的背包,却发现不知道怎么让她看。

    “需要卖东西么?”结果店员只是笑了一下,我的背包旁就弹出了一个写有“食品店,珍妮:道具卖出”对话框,下面是空荡荡的,与我的背包类似的空间。

    我试着将“碎石”和“残叶”拖入对话框,结果发现基本上十个“碎石”或十个“残叶”才能换取一个铜币。

    我卖掉了几乎所有的“碎石”和“残叶”才换取了十三个铜币。

    然后换了一个面包和一杯水。

    我几乎是狼吞虎咽地解决掉了这些东西,面包的味道有些奇怪,但是饥饿确实缓解了一些,明明口渴得不行,但是水流过舌头与喉咙时的感觉却不那么爽快。

    果然……这只是个游戏啊。

    只是个游戏。

    我也顾不得考虑食物下肚都去了哪里,就慢慢从食品店里出去了。

    好累。

    身体开始疲劳了。

    仔细一想也是……自己今天的“运动量”是绝对超标了,会累也是正常的。

    其实之前就开始了,但果然因为这是一个游戏,明明“累了”,但是只要稍微休息就能继续做出速度不变的奔跑动作。

    疲劳会累积,但是游戏系统会保证动作的完成是么……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想去考虑。

    只想找个地方休息。

    我在街上游荡了很久,看见姿态百出的人群,看见满天不知道是不是星星的明亮光辉,看见漂浮在空中的,金色的“月亮”。

    能睡大街上么……

    我找了一个墙角靠下,只有坚硬的石砖搁着身体的极度不舒服的触感传来。

    并且,眼前还有各种各样的玩家来来去去,或平静或激动,根本没法休息。

    最后我似乎是走进了一家旅店,然后卖掉了身上稍微值钱一些的“石块”和“药叶”之后,用所有的钱勉强换下了一个房间一个晚上的居住权。

    我已经忘记是怎么走进房间的了。

    只知道一进房间,自己便像一滩烂泥似地倒在了洁白的床上。

    确实比地面舒服。

    好累。

    好想就这么睡下去。

    但是睡不着。

    关灯。

    于是房间里的光消失了。

    恐惧。

    悲伤。

    痛苦。

    所有的负面情绪在一瞬间涌入了自己的大脑,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猛烈颤抖起来,泪水不受控制地在一瞬间涌出,自己的哭泣声在自己听来是那么的刺耳。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自己现在究竟怎么了?

    在宿舍里一动不动地躺着?

    寝室里已经乱了套了吧?

    只知道工作的父母会关心我的情况么?

    许许多多的问题如同洪水一般涌来,几乎冲垮了我的内心。

    那一夜,我再也不敢关灯,就在满含泪水中沉沉地睡去了。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关灯睡觉。

    再也不敢到没有光的地方去。

    ————————————————————————————————————————————————————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

    已经确认无法退出,且死去的玩家再也没有回来之后,冷静下来的玩家开始接受并相信那封信带来的事实。

    但是,一开始的时候还是有问题。

    混乱。

    愤怒的玩家开始攻击周围的建筑和NPC,甚至有些失去理智的玩家开始攻击其他玩家。

    这个时候,NPC卫兵出动并逮捕了不少玩家。

    对于攻击NPC和玩家的玩家,卫兵会提出警告,玩家若不停止行为,NPC卫兵会向玩家发起攻击,在玩家HP归零前一瞬间执行名为“拘捕”的技能限制玩家行动,然后扔进监狱。

    但是卫兵也不过是一个可以被打败的单位,因为受到玩家攻击的NPC卫兵的HP槽会减少,很明显实力不及晚上出现的那种怪物,但也不是几个低等级玩家可以联手解决的对手。

    “既然有这种实力为什么不去对抗那些怪物!”被带走的失去理智的玩家喊出的这句话,真是讽刺。

    但是对于普通玩家而言,卫兵还是一个保护伞,因为卫兵也会攻击靠近城镇的怪物。

    除了夜晚的那些,一到夜晚卫兵就会准时关城门,决不去挑战那些怪物中的怪物。

    当然,打不过就是。

    说起那些怪物,观察了之后,似乎是只有夜晚降临时才会出现,一到白天就会准时消失。

    其种类也多种多样,但不管长成什么样,都无一例外的强大。

    ——“夜”的笼罩之下,所有的怪物都是不可战胜的。

    在玩家的等级有所上升之后,看着被整团歼灭的一支又一支队伍,这个铁则被玩家们传开了。

    狩猎系的玩家习得“状态分析”技能,并且熟练度不断上升之后,能够看见了怪物的名字和一些状态。

    “怪物XXX,等级???”基本上只会反馈这样的信息。

    这玩意真的叫怪物,而不是城镇外的“草石怪,等级1”。

    剩余的玩家们开始冷静下来,团结在一起,只为了一个目标。

    那个太过于遥远,但却是唯一的希望的目标。

    “探索完所有的地图”。

    至于自己现实中的身体情况如何,进食排泄都是怎么解决的,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去提起。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是这个游戏最难的并不是这个。

    随着不断使用某一个动作,熟练度上升后就能用玩家等级提升时获得的技能点习得技能,再提升熟练度,与其他技能组合习得新技能,这样的循环。

    比如使用弓箭多了,就可以用技能点习得“弓箭掌握”,除了能够获得诸如“穿云箭”,“多重箭”,“箭雨”之类的技能,如果这个玩家还使用匕首、短剑等武器并习得了“匕首掌握”或“短剑掌握”,那么在“弓箭掌握”升级为“弓箭精通”之后,就能派生出“武器射击”,将匕首、短剑等武器搭在弓上进行射击,造成客观伤害。

    这是作战系的玩家总结出来的,如果是狩猎系的玩家用同样的途径,则会派生出不同的技能,据说是可以将弓和武器组合在一起当固定炮台陷阱使用的“械弓陷阱”。

    类似的组合派生技能还有很多很多。

    有时候莫名其妙就会触发某种条件获得新技能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但是有一个致命的问题。

    就是等级。

    习得新技能除了熟练度要够之外,还要有技能点。

    技能点只有提升玩家等级,或是完成某些特殊作为奖励才能获得。

    但是,这游戏的等级提升及其困难。

    第一天, 我砍了几乎一天的怪,才到了3级。

    3级。

    换做是其他的游戏,那怕只打基础怪,打近一天也绝对不止3级。

    恶意。

    没有因为等级差距过大的经验获得奖励惩罚。

    只是单纯地,打怪获得的经验太少,升级需要的经验太多而已,完成任务也一样。

    于是很多玩家熟练度够了,技能点不够。

    但就这种状态还是触发了某些特殊技能的达成条件,但是还是没有技能点去学习,就这样。

    并且对于玩家而言其中充斥了不少垃圾技能,且堪称宝贵的技能点无法返还。

    所有哪怕游戏提供的特殊技能多如繁星,大多数玩家还是选择了一些玩家研究出的“普通”的方法,重甲配盾牌,火焰冰霜魔能之类的,不敢去挑战非常规玩法。

    毕竟与生命挂钩。

    还有吃和住。

    就这样,在艰苦的生存环境之下玩家一边推进地图,一边前进着,我也在其中,慢慢地发展着。

    ————————————————————————————————————————————————————

    所以,这就是我的终点了吗?

    握紧手里灰白色的长剑,看着眼前饶满黑雾,挥舞着巨大利爪的怪物。

    尽管是战斗系,“战斗感知”也让我能够看见怪物的姓名和等级,只是没有和狩猎系玩家组队,缺乏“战斗分析”技能而看不见状态而已。

    城镇不是当年的城镇。

    它们还是它们。

    但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

    子兰,等级67。

    这样就会有胜算么?

    不知道,但是。

    不能放弃。

    我学到了如此多的知识和经验,从一个看风景的休闲玩家到今天可以说是排在前列的玩家。

    多少次险境。

    多少人死去了。

    但我活了下来。

    所以,哪怕是面对号称不可战胜的怪物,也不能放弃。

    不然努力活到今天,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就在我打开背包准备全力一搏的瞬间。

    在身后莫名的惊呼声中。

    一个银白色与红黑色混合的身影从天而降。

    那一天,我和她相遇了。

    从此,彼此的生命就有了交集,并且,深深地绑在了一起。

【a99】 消费了 100 妖气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