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在毁灭中重建新生,在新生中寻求毁灭 第十二章   冲突(上)

作者:幕主|2016-11-22 22:55:18更新|2295字

    白岩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人心叵测了。

    充满玩味的笑了笑,面庞上的杀意洋溢而出。

    好久没有这么愤怒了啊……

    心如止水,但却是开水。外表宛如冰原,寒冷而且充满着肃杀之意,浓烈的杀气桀骜如刀,深深地刺在每一个人的内心,攻克这他们内心的防线。

    深深地迈出一步,搂着黑岩越众而出,面庞上还挂着似笑非笑,充满玩味的笑容。环顾四周,语气中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和不屑,“什么时候,我PSS军团的战士,会让你们这些小蚂蚁来指手画脚?”

    周围在一瞬间安静下来,静谧……

    所有人呆呆地望着她和和她怀中的黑岩,他们每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有家伙跳出来挑事,而且还是向基督家族的人,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你们一个个,都是想去死了吗?”白岩嫣然将这句话吐出,嘴角勾起的弧度看上去,竟是说不出的可怖,扭曲。

    话音未落,森然,宛如尸山血海般的杀气将众人淹没。

    几乎瞬间,所有人都觉得脚下一软,紧接着,实质般的,粘稠的杀气将众人掩埋。也许就在刚才,众人还在因为白岩的相貌和性别而困扰,但是,在这时,存在于众人面前的,仿佛早已不是白岩,而是来自地狱的,杀神。

    白岩的身影,在下一瞬消失,留下黑岩在原地。

    克莱尔身边的两人最先反应过来,两人脸色皆是大变,跌跌撞撞地向白岩扑来。可是白岩却宛如早就料到一般,身影随风摆动,带起无数残影,宛如一条灵蛇,圆滑的钻了过去。

    克莱尔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像个女人的男孩子会动手,以至于根本没有半分准备之意,白岩的杀气一腾,自己顿时就慌了阵脚,没等他反应过来,颈部就已经被白岩的右手牢牢锁住。

    周围的人大惊,数十人顿时将白岩团团围住。

    白岩眉头略微一皱,五指一缩,顿时逼得克莱尔一声惨叫。

    众人皆是一个激灵,猛然想到自己的主子还在对方手上,所有人皆是不敢轻举妄动。

    白岩一边扣着克莱尔的颈部,一边说道:“这件事,怎么算?”

    大家都是小青年而已,哪见过如此之阵仗,刚才白岩那一下,众人被吓得不轻。但是在他们回过神之后,一个个皆是勃然大怒。

    “太嚣张了,你是想遭受极刑吗?”

    “你是在向基督家族挑衅吗?”

    “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这里!”

    哪知白岩根本不以理会众人的咒骂,身影一个起落,回归到初始的位置。

    “混蛋,快放下我们公子!”

    “快给我放下公子!”

    ……

    “闭嘴!”克莱尔几乎是嘶吼着喊出的,“给我安静。”平复了一下自己波涛碰撞般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的狼狈,“在下不知何处得罪了阁下,但是还望恕罪。”

    “恕罪?”白岩怒极反笑,“那么,请你告诉我,要怎么宽恕你这种背弃战友,对逝去战友的‘缅怀’呢?”白岩将自己宛如艺术品的面庞贴近克莱尔,脸上充斥着肃杀之意。

    “原来阁下是对在下对那个小个子的言语感到不满啊,”克莱尔尽着最大的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诚恳,“好,没问题,在下一定改正,一定改正!”

    “我是让你给我保证的吗?”白岩的脸上却没有半分温度,此时的她,宛如娃娃般的面庞上,仿佛可以看得到冰霜,“我要你……给他道歉。”

    说着,右手一抖,克莱尔朝着那名早已看呆的青年被抛去,在地面上和大地母亲接触了数秒,才滑动到青年脚边。

    “这……”青年一下有些不知所措,“阁,阁下,您不需如此的……”

    白岩搂着黑岩不紧不慢地,走到青年面前,直到这时,众人才发现,眼前这个看上去漂亮得像女孩子一般的小孩子,竟然比在他们记忆中,这个小个子的身高还要再矮一分。

    这……太夸张了吧……这身高差,简直要亮瞎我的狗眼啊!

    “无论如何,罗斯格鲁是你们的兄长,不可替代的兄长,”走到那名青年面前,略微颔首,“即使现在他离去了,但是,他却一定会在某个地方,远远地,观望着你们的。”

    “而你,”白岩转过身去,重新审视着眼前这个疯狂喘息的,狂妄的青年,“虽然身为贵族,但是却干这些狗仗人势的,不知羞耻的事情,就应该,被清洗掉……”白岩不知怎么地,嘴中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即使杀了你,我却嫌脏了我的手。”这样的人,就算将他吸收为生命能量,白岩也会嫌自己的身体会受到污染。

    “你,实施刚才对他说的话,再向他道歉,如果他原谅你,我就饶你不死。”白岩说着,随即释放出自己的杀气,让克莱尔真的以为,自己会杀了他。

    只见克莱尔挣扎着费力地爬起,颤颤巍巍地跪在地上,“汪,汪——”他从小就是受到万千宠爱,那里受到过如此的凌辱,克莱尔吐出一口鲜血,基督家族的公子的尊严,从骨子里就诞生的公子的骄傲,愤怒充斥着他的心境,“对不——起。”

    “滚——”白岩冷不丁的开口,“在这个城市,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克莱尔颤巍的站起,可是脚下一软,尽是一个趔趄,吓得是身旁的众人皆是赶来,欲将他扶起。

    “别碰我,”克莱尔挣扎着站起,难堪的笑起,“这个连,失去了罗斯格鲁,现在,又失去了我,多么好的一个连啊,你们要珍惜最后的时光啊,基督家族的人一定会将你们,统统,杀掉的。”

    克莱尔并不算英俊的面庞上,嘴角勾起的笑容狰狞而充满嘲笑。“你们,活不久了。”

    还没说完,就被他的手下,跌跌撞撞地给,抬走了。

    谁知,这些克莱尔的手下,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因为,克莱尔是第一个,也是从此的最后一个,在白岩的愤怒下存活的人类。

    看着克莱尔的那些人落荒而逃的情形,白岩只是略显无奈,“明明如此弱小的人,依赖着一个脆弱不堪的家族,狗仗人势?很有意思吗?”

    搂紧黑岩的柳腰,“我这么今天向那个家族挑衅,如果你还跟着我的话,会被连累的啊。”说着挂了挂黑岩挺翘的鼻梁。

    “有什么关系呢?”黑岩安详地铺卧在她的胸膛上,“一个小小的世家而已,如果连这个世家都无法战胜,还拿什么来守护我呢?”黑岩就那么安静的匍匐在她的胸脯上,“如果世界上的所有人以你为敌,那么,我们就,征服整个世界吧。”

    两人说罢,便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