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在毁灭中重建新生,在新生中寻求毁灭 第二十章   离樱(二)

作者:幕主|2016-12-04 22:43:28更新|2161字

    禹……

    你……会在哪里呢?

    你和我之间的情谊,难道就那么遭天妒吗?

    也许……当初,要是我没有理你,而是伤害了你,就不会有现在的一切了吧?

    也就不会……失去你了吧,即使得不到你……

    但是,只要能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你,继续给予他人帮助,这样……就够了吧……

    谢谢你,禹。

    如恍隔世……

    “唉唉,你们看啊,这家伙头发的颜色好奇怪啊?”为首的一名身材较为高大的男孩子领着头说道。

    “是啊,该不会是其他国家派来的间谍吧?”身边一旁的一个小孩子应声附和道。

    “那么,他就是我们国家的叛徒了?哈哈,我们一定要替国家好好教训一下他才行啊!”说罢,便二话不说地率先开始对着畏缩在角落里的白发少年施以拳脚……

    “管家……他们,看上去好像并不是在玩耍吧?”那群孩子们并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自己的同龄人带着自己的管家来“观看”所谓的“国家的惩戒”,“好像已经可以构成蓄意伤人罪了……”黑发少年补充道。

    “是的,”少年身旁的管家应声答道,“他叫白宇,早年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靠着母亲微薄的收入,来支撑这个几近支离破碎的家,同时还要容忍寄生虫般的远房亲属的借贷。甚至可以说,他是一个被命运所戏弄的玩偶……”

    少年脸色略显凝重,漆黑的眸子中闪烁着不属于他的成熟,“拜托你,管家,”少年就好像做了一个非常重大的抉择一般,“把那个孩子,带到我面前来,可以吗?”

    “少爷……”管家神色略显迟疑,随即还是将到嘴边的话吐露出来,“为了一个被命运抛弃的,可悲的人,难道少爷也要给予同情吗?”

    “没错。”少年坚定不移的回答道,“被命运所玩弄,任谁都无法接受,即使是一个年仅八岁的孩子!”

    “少爷……”管家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不应该的话,识趣地闭上了嘴。

    他实在是太了解自己的少爷了。

    自打少爷有自我意识以来,老爷和夫人就一直致力于将少爷培养成为一名优秀的贵族,所受到的严苛训练,自然是无比痛苦的。以至于年仅八岁的少爷,就拥有了远超同龄人的成熟,甚至于开始打理家族的企业。

    但是,却又有谁真真正正地考虑过,少爷的想法呢?

    自打出生起,家族的命运就像命运的丝线般,将你串成一个接线木偶,完全受纵于他人,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无法支配,这种无形的牢笼,放在一般人身上,只怕早已崩溃了吧。但也就是正因为如此,才造就了少爷如此不羁的性格。

    “属下明白了,”管家点头答道,“属下必定会竭尽全力完成少爷所下达的指令。”

    能量形成的镰刀,与凌睿手中的铁剑,毫无花哨地,悄然相撞。

    四周的空气仿佛一下子被完全抽空,没有发出任何金属碰撞的声响,两柄武器就好似粘合在一起一般。

    “咻咻咻……”让人牙酸的空气撕裂声从两人的武器之中喷涌而出,无数道气浪切割着周围的景物,这里,是真正的死亡地带。

    “啊——”白岩用尽全身心的力气嘶吼着,努力支撑着凌睿宛如泰山压顶般沉重的力量。这个时候,她就是完全坚持着一口气,气一泄,她就彻底地输了。

    “这小子,挺可以的啊,竟然可以用力量和凌睿硬碰。难道人类的情谊所拥有的力量,就这么巨大吗?”辛格淡淡的说道,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去回想脑海中的那个,让她曾一度着迷,曾带着她与整个世界为敌的那个背影。

    “人类,不是一种值得期待的动物……”辛格自顾自地说着,走向白岩精神之海深处。

    “咔咔咔咔咔……”双方的武器不断彼此接触着,双方始终保持着高频率的攻击,泼水不沾。

    现在的白岩,她不敢松气,她害怕,自己松气之后,还有没有再将自己小指抬起的力气,此时的白岩,太狼狈了。

    一身的运动服饰早已经碎成了烂布条,稀稀拉拉地挂在白岩身上,雪白的绷带也被自己的血液所染红,混合着泥渍,让白岩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长得好看的乞丐。而完美无瑕的面庞上,惨不忍睹,青青紫紫的淤青遍布满脸,妖异的猩红色火焰在右眼上肆意跳动着,却为白岩本唯美的面庞增添了几分暴戾之态。

    “就是这里了吧?”辛格停下了脚步,对着四下张望着。

    “嘿咻,开始吧!”辛格在原地舒展了一下自己由数据构成的身体之后,伸出自己修长的食指,对着半空开始勾画。

    辛格的食指就仿佛是一只荧光笔一般,而半空中,就好像存在着一张肉眼看不到的,巨大的纸张,由着辛格肆意地挥毫着。

    一个怪异无比的光标显现在半空中。

    “唰——咻——”一枚全金属质感的铁架台从地面开出一个圆形孔洞,突出地面,铁架台的高度正好达到光标处。看上去,就好像是画在铁架台上的光标一般。

    辛格将自己的右掌置于铁架台之上,她变得与之前的玩世不恭完全相反,全神贯注地感知着白岩体内的变化。

    自从辛格在白岩身体内部再次苏醒之后,身体的主控权完全被白岩所掌控,身体被一个异性操控着,论谁都觉得别扭,迫于急切地想拿回身体的主导权,以及对于人类之间的情谊的失望。和白岩一样,辛格也带着可笑的面具,只是这张面具,连白岩都未曾察觉。其实,辛格一直在引导着白岩朝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恶化的道路走去。

    简单地来说,辛格想要利用白岩来帮助自己获取生命能量,当白岩将自己的价值发挥完毕之后,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被辛格引导进入了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之路,随即,就会像丢弃垃圾般,被辛格随手扔掉。

    白岩的想法,辛格可以随意浏览,而辛格的想法,除非她本人愿意,否则无论白岩怎么折腾,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嗡——”白岩的精神之海颤抖着,仿佛随时都会崩溃。

    “吱——”在铁架台之后,一个更大的圆形孔洞从地面扩张开来,只是却没有任何东西冒出来,看上去就是一个圆形深坑。

    “是时候种下这颗种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