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作者:十九猫子|2016-12-18 14:25:17更新|3184字

    灼日耀耀,在这破碎的柏油路上反射着刺眼的光,天空蓝的冰冷,但清晰的颜色却无法渲染空气的粘稠。

    一身白袍的少年走出荒山,怔愣的看着眼前与记忆截然不同的场景,眉眼间的沉思似乎在尽力与昔日对起来,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完全认不出了。

    孤鸦自郁林中飞出,扑棱着翅膀带落了几片嫩叶,飘飘摇摇,缓缓降落在离他不远的泥土上。

    脚下的柏油路发着温热,他刚想抬脚回到那片熟悉凉爽的泥土上,犹疑了一下又收回了脚。

    远处地平线上几片起起落落的影子模糊的冒着硝烟,不远处路面断裂的裂痕处一只断手带着残血留下一片粘稠,一片温风呼啸而过,带来一片血腥而颓腐的气息。

    “…………”这怎么看都更接近于炼狱。

    少年眯了眯眸子,向前走了几步,黑色的眼瞳四处瞥了瞥,一片荒芜。

    路面上只有几抹鲜艳的血痕和几只停落的黑鸦,几个断面撅起路下的黑色石子,在诠释着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啧。”少年有些糟心的皱皱眉,心下默然。

    本就已经相隔多年,当初的气息薄弱到无以复加,现在出来场景又是如此翻天覆地,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灾祸,让本该是最为繁华富庶之地变成了这样一个炼狱,气息颇杂,记忆又对不上,要找出当年那个孩子真是难上加难。

    现在唯一的法子,就是顺着自己稀薄的记忆去那边已经蜕变成高楼大厦的城市区,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心里打定主意,刚要往那边走去,后边就传来一声声窸窣古怪的声音,粘稠的液体滴滴答答洒落在地上,伴随着一阵如同哽咽一样含糊的呜噜声僵硬的自他背后响起,少年身形一顿,微微转过头——

    ——那坨东西看他转过头去,喉咙里又发出一阵阵搅在一起的怪音,碎肉随着它的一步步动作掉落下来,四处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腐败气息,它一步步朝少年移动着,还称得上是头的部位缓缓咧开一个巨大的撕口,舌头半截一样的挂在撕口里面,看起来恶心极了。

    少年默默的看着这坨打了马赛克一样的玩意朝他爬过去,半晌没动。

    噢,他大概知道为什么这里没有丝毫人烟的原因了。

    根据这个玩意的身形来看,它曾经可能是个活人。

    那,城市区是不能去了,其他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活着的人。

    少年眨了眨眼,心里一阵落空。

    那个孩童………也不知是否活着。

    “啪。”

    突然一声脆响,不远处那个怪物移动的身子停顿了一下,随即轰然倒塌,尸首分离。

    黏腻的液体顺着那两块肉缓缓流出,在地上汇聚成几缕细细的线。

    他听见声音,歪了歪头,转过身看见一队身穿制服的人站在不远处,光芒有些虚幻了那些人的身影,使他们看起来很像传说中自带光环的hero。

    实际上,他们可能真的是。

    少年想,他弯了弯腰,微微眯眼想要看的更加清楚一点,可惜阳光的确太刺眼,几乎模糊了远处的所有。

    那群人朝他跑过来了,小心翼翼的。

    “你是谁——!!!”

    最终,那群人在离他一定的距离的地方停下,朝他大喊,并示意他举起双手。

    少年黑色的瞳孔诡异而迅速的发散了一下,随即恢复原状,他眨了眨眼睛,权衡着现在是不是晕过去比较好。

    这个主意听起来不错?

    于是他假装摇晃了两下如竹立一般削瘦的身子,两眼一黑径直向地面倒下。

    他现在已经【晕过去】了……

    “哦?”

    “所以您的意思是……”

    细碎的交谈声传来,少年皱了皱眉间,晕黑的瞳孔又扩散了一下随即变回人类该有的大小,他缓缓睁开眼,又适应一样的眨了几下眼,爬了起来。

    身上那一身雪白的衣袍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整洁的过分的病服,料子柔软的蹭上了独属消毒水的味道。

    他现在在一张床上,交谈声从白帘子那端传来,他伸出手指戳了戳白帘子,懒懒散散的打了个哈欠。

    ……好困。

    好想睡……

    为什么要出来呢……

    少年迷迷糊糊的想着,头顺着向右歪了歪,最终“啪叽”一声撞回柔软的白枕中。

    睡觉好了。

    “哗啦啦啦————”

    白色的帘子被拉开,一道深沉的视线看着床上沉沉睡去的少年,视线的主人思考了一下,随即微微扬起一抹弧度,像那个下属颁布了指令。

    “按他的年龄,这时候进入救助站已经足够了。”

    下属看了一眼自己的长官,心中不禁为这个少年默哀了一番:“……是。”

    “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长官的视线一刻也不曾从这个少年脸上移开,淡金色的瞳子此时晕着一层美丽的光晕,他轻声发问,眉毛挑了挑。

    “是,什么也查——”

    “——嘘。”

    “看他睡得多香,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么醇香的睡眠真的要好好享受啊……”

    “…………”下属看着自己古怪的boss眯着他那双令多少人癫狂的金眸,只觉得一阵阴凉。

    “继续说啊。”

    “什么也查不出,未从现存人类失踪人类中发现这个少年的档案,已逝名单上也没有,这个少年身体机能正常,各项都属于人类标准……”下属蹙眉,看起来愁的很。

    “喔,那他当时看见你们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欣喜?”

    “是的,没有任何欣喜或者是……没有任何属于人类该有的情绪,很平静……当时vd—7就在他背后不足两米,但这少年只是轻轻歪了歪头就突然昏过去了……”

    “带回去时心率正常,也没有丝毫受到惊吓的迹象,比起昏迷,更像——”

    “——沉睡。”年轻的长官忽然出声,下属愣了一下,然后点头。

    “你退下吧。”长官点点头,示意他了解了。

    “是。”

    双脚跟并拢,下属低下头标准的敬礼过后,脚步无声的退出。

    长官低头,却发现少年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看着他,眸里带着探究。

    “醒了?”长官温和的对他笑了笑,还没开始问话就被一道平淡的少年音截胡——

    ——“你多大了。”

    “一样的栗色的头发,淡金色的眼睛……”少年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年轻的军官,又像忽视他存在一样自言自语着,语调依旧平静,平如淡水的黑瞳却刹那燃起了焰火,但当他的黑瞳对上军官的眼睛时,黑色的眼睛又黯了下来。

    然后他起身,坐在床上抿了抿嘴。

    “不,你不是。”

    长官征了一下,看着面前不明来历的小个子少年喃喃自语的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心中快速推测着这个少年的来历。

    他不像是在人群之中长大的孩子,所以名单里才会没有他,而这次出来好像是为了找人,不管从哪里看都普普通通的少年浑身散发的气息却意外冷寂,那双眼睛也不像是——

    ——不像是孩子?不,应该说不像是人。

    但他的确是人啊,起码身体检测结果并没有任何异常。

    “我不是什么?”长官似乎有史以来第一次碰到了棘手的问题,兴趣诡异的被勾了起来。

    “……”少年看了看他,眨眨眼,没有说话。

    他不想说人类的语言了。

    不过,也许可以打听一下消息?

    于是少年又眨了眨眼:“噢,你有没有听说过和你一样发色和瞳色的人,五官也和你很像,也是桃花眼,很漂亮的一个人,男性,大概二十五岁以上三十岁以下……”

    “你叫什么名字。”他静静的听着他的描述,随即眯了下眼,跳过了这个问题。

    “你没有回答我。”少年表示不满。

    “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如何?”长官的眼睛微微弯起一个弧度,淡金色的眸子不觉变得熠熠生辉——

    ——眸色中的温度就像是涵括了整个天空的阳光。

    “…………”少年突然呆住了,他伸出了一只手,小幅度的颤抖着,葱白的手指指着他的眼睛,然后眨眨眼睛,黑色的瞳孔迅速散射又缩回——

    ——“你是谁?”

    “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军官看着这人突然间的失神,敏感的注意了他黑瞳一瞬间的变化,心中一凛,面上不动声色。

    “那好吧。”少年歪了歪头,态度突然就活跃起来,他抬头望了望天,脸色很是疑惑:“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啊。”

    “…………”

    军官现在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那好的吧,毕竟时间这么长,你还是要叫我莫夏的呀。”

    “莫夏?”长官沉吟了一下,立即报上自己的身份:“联营总督莫旅。”

    “………”莫夏一愣,然后把嘴角的兴奋一点一点的收起来:“我记得他不是这个名字,但是想不起来了……”

    “他?”

    “他的眼睛里有一个世界。”莫夏闭上了眼,洁白的睫毛缠了两下:“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有一点儿大小,我们约定好了。”

    “约定?”

    “神明与信徒的约定。”

    莫旅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侥幸跑到山林里从而幸存下来的疯小子了。

    只是那个瞳里有一个世界的人,他应该知道。

    可惜,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他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隐瞒比较好。

    “你在瞒着我什么。”

    平淡的声音传来,莫旅心一惊,然后就对上了一双瞳子全黑没有眼白的眸。

    “——你有什么自信去欺骗一个神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