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  三,四

作者:家秦|2018-10-27 10:49:19更新|1163字

    三

    王世超喜欢房琪是无可非议的了。

    他越来越难以忍受王冰英等人对房琪的暗中盘算,打算在一天午后教训教训王冰英,他对秦家说:“看清楚了王冰英的动作,这女子如同小人。”

    十月份最后一个周末,天气已经转凉了,下午秦家照例在报刊亭买到了一本《青年文摘》,心里美滋滋地走去教室。

    和往常一样,王冰英坐在教室的后面嗑瓜子,房琪已经换了一本新的练习册继续攻克难题,她的发丝垂下来挡住了清秀的眼睛,看不出她的内心在想些什么,“奇怪的女生啊。”秦家心里边想到。

    不到半个小时,他连续看完了三篇文章,抬起脑袋来喝了一口水,竟然发现房琪在哭。

    突如其来的转变令他不知所措,而房琪的肩膀一耸一耸,哭也怕打扰了别人,心里边有点难招架,一股温柔的情愫升上来,让他左右为难。

    恰好王世超赶过来了。

    “房琪,下午好啊!”他像个傻老帽一样和房琪打招呼的时候,王冰英冷笑着“嘁”了一声。

    “你什么意思?”王世超反应过来,把身体转向了王冰英,埋怨与怒火就像真的火一样几乎把整个教室都点着了。

    “我没啥意思啊,就是看王大帅哥怜香惜玉还不行啊!”王冰英冷嘲热讽。

    房琪哭的更厉害了,哗哗的泪珠子断了线地滚落,索性埋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王世超怎么能受得了自己喜欢的女生受这样的委屈,倔强的气头一冲,一脚踢倒了一排桌子,哗啦啦一阵响,王冰英跳了起来,她的桌子就倒下来砸到了脚。

    “王世超你干什么!”她愤怒地叫起来。

    “该我问你吧,王冰英,你做了什么?”王世超脸都红了。

    “我,我,我干嘛了我,你问问你那位美人儿,我干嘛了!”

    王世超气不过,一脚踹到了王冰英的肚子上,女生扛不住就摔倒在了后门的垃圾堆上,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王世超,下一秒就哭出来了。她忍着没有哭,却发现无能为力,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这么动过粗手。

    这时候房琪的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你,我。”王冰英已经语无伦次了,把脑袋埋在膝盖上就不说话了。

    王世超不言语,但是似乎已经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又不好低下面子来道歉,长嘘一口气,扭头就冲出了教室。

    当天晚上下了晚自习,王世超被八中的人围住了,在学校的厕所里面,他从此在没有在一中露过面。

    那天晚上放学,学生们都在厕所凑热闹,秦家也在其中,并且余光看到了房琪,她还是那么甜美温柔,和女伴有说有笑,秦家心里升起一股厌恶。

    过了大约十分钟,厕所里边涌出来一股人,为首的是个长头发的男人。据说那是王冰英的哥哥,他后边的混混都一脸凶相,仿佛吃人的魔鬼,带给这座高中一场不大不小的波澜。

    而这场波澜的制造者正是那位站在人群中淡定从容的第一名——房琪。

    这几天秦家连续在做一个梦,他不确定是噩梦还是好梦,只能细微地感觉到身上的某些东西在离他而去,他苦苦等待着梦的结束,有的时候甚至能够意识到他本人在梦里,情感错综复杂,那个名叫孤独的女人换了一身装扮,大红袍子裹住她单薄的肉体,发髻梳成戏子一般的模样,仿佛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