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作者:Wimpy Kid|2017-01-01 00:20:52更新|1011字

    “胧儿,助我得了这皇位,我许你一世荣华,四海为家,可好?”

    远处,一个十岁左右,长相精致的小男孩对着一个头颅微低看不清相貌,大概七八岁的女孩道。声音轻柔,带着点期待和承诺是的信誓旦旦。

    女孩听到这话顿了顿,依旧垂着头,只是用那缥缈的几乎瞬间就会随风飘散的声音答到

    “好”

    听话男孩笑了,像得到了珍爱玩具的孩子,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喜悦和满足。

    ……

    绝崖,崖如其名,绝望的山崖。掉下去的人,从来都只有一个结果——尸骨无存。

    此时,一队黑衣蒙面人正围绕着一位俏立在崖边的白衣女子,警惕而站。

    白衣女子一头乌黑的发随意的披在肩上与风共舞,衬的她苍白的脸更显憔悴。即便如此,依旧挡不住的是她的绝色容姿。

    标准的瓜子脸上,精致五官分部的恰到好处。见过的人都会不由得赞叹这张脸定是上帝最骄傲的手工品。本就清冷的气质配上她此时在风中更显单薄的身体,即使形容为一个好似随时都会随风而去的仙女也不为过。

    “陛下让我转告你,他很抱歉,他也是身不由己,很感谢这些年你为他做的这些事,若有来世,他定不负你,与你生世相守”看起来是首领的黑衣人微垂着头,不敢感情的的说道。

    崖边的女子就像没有听到一般,任由白衣在风中微微作响,带着一股萧瑟与悲凉。扬起的发梢模糊了她的脸,遮去了脸上淡淡的失望。

    半晌,女子动了,黑衣人都瞬间握紧了兵器。可是女子并没有没有他们想象中了拼命反击突破,只是朝那悬崖轻轻的一跃,回响的山谷传来她淡淡的声音

    “我不恨他”

    ……

    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月胧清心中不由微微的叹息,果真是自作虐不可活,明明自己早就料到了这结局,可是还是不忍杀他。

    只是没想到的是想象中被背叛的撕心裂肺,恨意滔天并没有袭来,有的只是失望。就好像明知道结果,可是还是抱有侥幸,想着结果会不同,可到头来还是这个结果的失望。

    罢了罢了,若今天有幸不死,只愿不再入这乱世。

    ……

    皇宫中,身着龙袍的清鸿面无表情的坐在御书房,只有紧握扶手的双手泄露了他的情绪。忽然,房中多出了一个半跪的人,正是刚刚崖边的黑衣首领。

    “怎么样?”清鸿的声音带着竭力压抑的丝丝紧张。

    “回禀皇上,您可以放心了,人跳下了悬崖,应该是凶多吉少”

    本就紧握扶手的双手握的不由得更紧了,可表面清鸿依旧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她说什么了吗?”

    “回皇上,她说‘我不恨你’”

    清鸿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痛色,很快。可是看到的定能发现,那痛是那么深,那么深

    “做的不错,下去吧”

    待黑衣人离开,座椅上的清鸿才一下摊在了龙椅上。一只手扶上面颊,带着微微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