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再遇

作者:Wimpy Kid|2017-01-04 11:41:35更新|1694字

    此时月胧清已经现在一处房檐上。房檐下热闹的人群被两队士兵分开,中间空出一条空路。人们议论纷纷,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远处一队人排列整齐,越走越近。隐隐地还能听到锣鼓声。显然是一道迎亲队伍。

    月胧清也不由得有点好奇是何人物,成亲居然能让官兵开道。但是也没太在意,毕竟今天自己只是来看热闹的,是谁都跟自己都没关系。

    待队伍渐渐走近,队伍中身着大红喜服,看似是新郎的男子也进入了月胧清的视线。

    月胧清终于看清了那新郎的脸,只是看到后不由得愣了愣。那人一张脸,的确算得上英俊,眉宇间还带着丝丝霸气。迷倒京城大半的女子应该是不成问题。但是让月胧清愣住的并不是那张脸,而是那人:月胧清的青梅竹马,也是曾想逼死她的人——清鸿。

    原本坐在马上,一脸喜气的清鸿,感到了一道比较特殊的目光从自己的斜上方射来。条件反射的抬起头,看向目光的源头。

    清鸿刚看清楚来人,立刻就如被雷劈了一样,僵在了马上。身边的侍卫发现了清鸿的异样,顺着清鸿的目光看去,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

    屋檐上的人一身白衣配着腰间一条墨色腰带,勾勒出女子美好的身躯。青丝半挽,精致的五官没有一丝瑕疵。可最为突出的却是那清冷无尘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

    看着清鸿看向这里的目光,心里微微叹息。本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的,免得他继续追杀自己。毕竟乱世这趟浑水她还是蹚的越少越好。不过她不想不代表她怕,若清鸿有所动作,她接着就是。

    月胧清依旧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既然来了,她就见识一下那个与自己有四分像的皇后吧!不然这面不就白露了。

    马上的清鸿痴迷的望着月胧清。心想自己一定是太想她了,今天都出现幻觉了。不然他怎么会见到死了的胧儿,在他大婚之日,站在屋顶上看着他呢?清鸿想着便将视线挪开了,毕竟是幻觉。

    月胧清看到清鸿的反应,心里放心了点。看来他也放下了,既然放下了,追杀自己这种事应该是不会发生了。可是刚等月胧清这么想,清鸿的目光又转了回来。看到自己时依旧是一脸震惊,好像刚刚他根本就没有看到她,而是现在才发现。

    清鸿最后还是没忍住,再次看向了月胧清所站的地方。心里也已经用“再确认一次”的说辞说服了自己。但当本来没抱太大希望的清鸿,再次看到了月胧清的身影时,瞬间清醒过来,心中震惊无比。那不是幻觉!那就是他的胧儿!

    清鸿一拍马背,瞬间飞起,直向着月胧清而去。心中只想将自己日思夜想了整整三年的人儿,狠狠的拥入怀中。

    月胧清见状,暗道一声疯子!抽出一张白纱蒙在脸上,月胧清一闪身,瞬间就隐没在人群中。

    清鸿这举动完全就是忘了自己现在在干嘛。自己婚礼上忽然向房檐飞来,这不是想把更多的的注意转过来吗。月胧清就是来凑个热闹,她可不想让别人像盯着珍稀动物一样盯着自己看。

    清鸿见本在房檐上的月胧清忽然消失,身形停了停,最后还是落在了房檐上。只是目光却扫向了人群。

    “胧儿!胧儿我知道你在的。你回来找我了对不对?你别躲着我,出来好不好?我好想你!只是让我见见你就好!”

    人群静了静,然后开始议论纷纷。一个个都不明所以的看向身边的人,满脸疑惑。也不知道他们这个皇帝是怎么了?大婚这日先是突然飞到屋檐上,再是冲着人群大喊一些他们听不懂的话。虽然能听出这话中无限的深情必定是对着某个女子说的,可是他最宠爱的女子并没有躲着他,而是在他的花轿里啊。

    于是,最后众人统一蹦出来的问号就是——皇帝莫不是疯了?

    人群角落的月胧清冷冷的看着这一幕,他们之间的一切是他亲手毁了的。清鸿表现出来的深情她不是感觉不到,只是有些东西没了就是没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况且从始至终,月胧清对清鸿的感情都没有超出过亲情,三年前如此,三年后,亦是如此。

    现在比起清鸿的穷追不舍,让她更在意的是,她能感觉到人群中有一道隐晦的目光一直在跟着自己。刚开始倒是没在意,可是当她没入人群之后,清鸿都跟丢了她,但这目光还在。而且每次自己暗暗寻找时,那道目光就消失了,好像不存在一样。可那目光的确存在,这就不得不让她开始上心了。

    沉思了一会,月胧清决定先离开这里。不然不论是被清鸿还是被暗中观察自己的人缠住,自己怕是都没法按预定时间出城了。

    人群暗处离月胧清大概五尺远的地方,一位身着黑衣的男子看着月胧清越走越远的背影,眼中全是趣味与好奇,同时不做声的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