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伤疤 静好

作者:妖世君无休|2017-01-15 12:16:12更新|2195字

    “吴邪”

    张起灵轻轻喊了声吴邪的名字把护在吴邪腰上的手抽出一只抚上吴邪的脸侧抹去几滴溅上去的水珠。

    吴邪“嗯”了一声偏头蹭了蹭声音有着些许沙哑不复当年的温润,没等说什么那只手已经向下滑到了脖子上刚刚被掐过的地方,大拇指轻轻地摩挲着,有些后悔刚刚用大了力气。

    不过形状优美的脖颈不像原来那样白皙,左右两侧靠后颈的位置各有着一小截刚刚掐出的青紫色的指印,中间却是正常的颜色,泾渭分明。

    刚才掐住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里有一块类似人皮面具的东西,而且面积还不小。

    “这里,怎么了”

    “额,没什么”吴邪顿了一下随口说道。

    张起灵没再说什么,只是手指略微用力碾压按揉,吴邪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脖子上有些松动,连忙伸手去按张起灵的手。

    “小哥,真的没什么,只是留过一个疤,很难看”

    张起灵并没有听他的话,灵巧的拨开吴邪的手,奇长的两根手指三两下就剥开了那层假皮,露出了吴邪努力遮挡的伤疤。

    在来的路上从伙计们的态度上张起灵就已经意识到了吴邪这几年的变化,他知道吴邪能做到这个地步一定吃了很多苦,受伤更是不可能少的,可即便有了心理准备,当这道疤完全露出来的时候张起灵还是愣住了

    假皮覆盖下的疤痕虽然早已愈合,但显然当初只是简单的处理过并没有经过太好的缝合,歪歪斜斜的针孔衬着外翻的皮肉横贯了大半个前颈,仿佛一条张牙舞爪的蜈蚣狰狞扭曲的盘踞在致命的咽喉,触目惊心。

    “怎么弄的”张起灵皱着眉头冷冷的问道。

    这几年吴邪到底是吃了多少苦,这样的伤口造成的失血短时间内就能致命,下手的人再用些力只怕连脑袋都要割下来了。

    “真的没什么,小哥,那只是个意外,都已经过去了”吴邪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确实是意外,没注意割大了而已。

    张起灵不语手微微向下活动快速挑开了领口的两颗扣子,吴邪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张起灵这是要脱他的衬衣,心里猛的一惊马上向后仰去,然后迅速用力挣脱了揽在腰上的手跳出浴缸。

    “那个,小哥你先洗澡吧,换洗的衣服我一会给你放在床上,我先去做饭了!”

    匆匆扔下两句话吴邪飞快的逃离了这个让他有些尴尬的境地。

    留下张起灵一个人在浴缸里静静的捏着刚刚吴邪挣扎时扯下的一颗领扣出神,刚刚他不是不能强行抓住吴邪,而是他完全愣住了。

    解开吴邪的扣子其实只是想看看他身上的疤。

    刚刚不经意间的一瞥让张起灵看见了吴邪被水打湿的白衬衣下隐约透出的深深浅浅的颜色,好像遍布了整个上身,张起灵有些不确定的猜测那是不是受伤后留下的疤痕。

    然而他在解开吴邪衬衣扣子的时候才发现那些疤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狰狞,看起来新旧不一的伤疤颜色深深浅浅,但张起灵却清楚的明白这样的一身伤足够让一个正常人死上很多次了。

    这样的吴邪,一点儿也不像他记忆中的吴邪。

    逃一样回到卧室的吴邪把自己关在里面倚在门边上靠着,看着门后镜子里湿淋淋的人身上隐约可见的伤疤不禁露出些许苦笑。

    本来为了让张起灵还能看见记忆中那个干干净净的天真无邪,他穿了和以前一样的白衬衣,而且为了防止出汗湿了衣服特意挑了一件布料厚实的就是怕他看见这一身疤,这下可好了,弄了这么一身水,以那个闷油瓶子的眼神和性子吴邪百分百确定张起灵是看见了才想脱他衣服检查的。

    八月中旬天气还热屋里开的冷气有点低,虽然远不及墨脱常年不化的寒冷却也让浑身湿透了的吴邪打了个冷颤,吴邪赶紧脱了湿衣服去找干净的换上,反正这身疤张起灵也知道了,也应该知道了自己的变化,吴邪干脆还是换上了平时穿的绣了唐装龙纹的黑色衬衣。

    其实吴邪已经很久没有穿过白衬衣了,不光是衬衣,这几年除了有时候在正式场合会穿白色的唐装外,他基本上就再没穿过白色的衣服。

    太干净的颜色总是太容易脏,而且即使穿的再干净有些东西也已经洗不掉了。

    饭菜的香气在房间中飘荡,厨房里人影来回晃动,微哑的声音合着锅铲翻动的声音愉悦的轻声哼唱着不知名的调子,落日的余晖斜斜的照进二楼的屋子里透着温馨的味道。

    张起灵穿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又是愣了愣。

    就像是……家的味道。

    张起灵走到饭桌前坐下抬头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吴邪端着一盘刚炒好的菜转身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在夏末最后一点淡金色的夕阳背景下乖乖坐在饭桌前等着的张起灵安安静静看着他的画面。

    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小哥再等一下,还有最后一个菜马上就好”

    吴邪一边满足的笑着回厨房继续掌厨大业一边想着张起灵你可真有福气看看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吃到吴家佛爷亲手做的饭。

    脑袋里一边跑马手上一边做着最后一道菜,吴邪将一撮花椒随手扔进锅里……然后分心的结果就是……吴邪悲剧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辛辣的气味顺着鼻腔窜进肺里引发一连串的咳嗽,难受的要命。

    “怎么了”张起灵闻声过来看了眼咳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的吴邪抬手把抽油烟机开到最大功率

    “咳小哥…我咳咳……没咳咳…没事咳咳咳咳”吴邪边咳还边有心情想真难得这闷油瓶子竟然还会用这么先进的东西。

    “好点没有”张起灵去接了杯水递给吴邪伸手给吴邪顺着后背,吴邪身上有些淡淡的经年烟味,张起灵皱了皱眉。

    “咳…好多了”吴邪喝了口水好不容易压下咳嗽才发现他们现在的姿势有些不对。

    为了让吴邪能好受一点张起灵给他顺背的时候把吴邪拉的很近,看起来就像是半靠在张起灵怀里一样,吴邪多少有些尴尬。

    当然张起灵完全不会有这种感觉。

    “行了小哥这个不做了咱们先吃饭吧”吴邪偷瞄了张起灵一眼不动声色的脱开他的胳膊。

    鼻腔里依然是火辣辣,吴邪忽视了这种微不足道的痛楚稳稳的伸手盛饭拿到桌上。

    张起灵静了一下默默回到位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