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迷 第五十六章赌局

作者:格格不入|2019-05-03 15:31:37更新|1092字

    耳边响起轻微的声响,温宇漠侧身道:“吵醒你了?”

    苏瑞涵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声音带着点独特的沙哑道:“没有,你怎么起来了?”

    说完,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强撑着眼睛看着落地窗外的温宇漠。

    见状,温宇漠内心的一角似乎被什么挠了一下,忽的柔了下来,嘴角挂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意走进房内。

    将手伸向苏瑞涵的脸颊,苏瑞涵困倦的闭上双眼。

    “再睡一会。”

    温宇漠低声道。

    苏瑞涵喉咙里咕隆了下,安顺的再次入睡。

    温宇漠轻拍了几下,眸内倒映着苏瑞涵毫无防备的睡颜。

    距上一次见到这般睡颜,已经多久了?

    温宇漠嘴角微微抿起,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落地窗外的微风经过,在紧闭的落地窗上打了个转拂向夜空中。

    清凉的微风拂过,不时的有落叶与之共舞。

    相比这一边的熟睡,另外一边。

    黑暗中,严绍晖靠着墙壁抬起头喘着粗气。

    耳边的风声内夹杂着点点的水滴声,严绍晖的眸色深了几分,侧耳听着巷子内的动静。

    不远处,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严绍晖低下头,手腕处的匕刃发出冰冷的亮光,额头前的碎发在夜色的掩护下带起微风。

    就在身后的人影越来越接近时,严绍晖的眸内滑过一道冷光,手下的匕首也刺向身后。

    带着杀意的匕首被他人轻易的拨开,严绍晖内心咒骂了一声,面露防备的看向来人,却在看清来人的面孔时瞪大了双眼。

    因为,来人的面貌,与他自己,极其相似。

    夏亦初将严绍晖惊讶的神色收入眼底,伸手将匕首拿至自己的手上。

    记忆中宫明常挂在嘴边的夏亦初,此刻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严绍晖面露复杂的仔细打量着他。

    若夏亦初死去,拥有此般面貌的人,只有自己了。

    可是,宫明,还是不会爱上他。

    严绍晖低下头,低哑道:“动手吧。”

    凭夏亦初的本事,怎么会查不出是自己在前不久找人暗杀的他。

    而宫明也知晓此事,不是没有想到自己,而是,自己在他眼中的存在感,几乎其微。

    连查刺杀夏亦初的事是何人指使时,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上。

    想着想着,严绍晖的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夏亦初没有动作,任凭面前的严绍晖向下滑落,最终跌倒在潮湿的地面上。

    昏迷前的最后一秒,严绍晖朦胧的视线内,似乎出现了熟悉的彩色军鞋。

    严绍晖挣扎的撑着眼皮,想看清眼前的一切,却又扛不住流血过多的身体,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夏亦初向后瞥了一眼,淡然道:“这就是代价?”

    身后出现的人影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看了眼躺在地上毫无生气的严绍晖,脚步下意识的走上前几步,一旁的夏亦初转身拦住了他。

    张开嘴道:“你要是真的如此决定,那便不要再靠近他。”

    闻言,人影的脚步停下,下一瞬间,衣角带起清凉的清风转身,迈步离开了原地。

    夏亦初站在原地,看着人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转角。

    夏亦初收回视线,看向身后躺在地面上的严绍晖。

    眸内露出势在必得的目光,这一次的赌局,他会赢。